uedbet体育平台-美股狂欢与街头暴乱 股权不平等成美种族贫富差距主要推手

  过去几周,当愤怒的人群走上美国街头,要求结束美国社会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时,美国股票投资者正忙着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哄抬股市。

  在冲突最严重时期,股市泡沫正愈演愈烈,以三个月为基础观察,标准普尔500指数每一只成分股都已转至正区间。这是一种令人惊叹的、莫名其妙的动力,在近代没有先例  

  现在,股市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反弹,对于那些沉浸在华尔街神秘方式中的市场老手来说可能是完全合理的,但对于那些从远处观察这股狂热的外行来说,它带来了不小的震动。投资者不关心正在街头上演的冲突吗?难道他们认为这些都不会影响到股市?

  除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外,还有一个残酷的事实:股票投资是由富人主导的,这些人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具有使财富增值的力量,而在美国,这些人绝大多数是白人。这种分歧不仅助长了不平等,而正是这种不平等孕育了暴动,还让投资者阶层更容易忽视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所引发的骚乱。

  “市场并非民主,这反映了世人对不平等或种族的担忧。这是一台与美元挂钩的点钞机,投资者的观点受到他们必须投资多少资金的影响,”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阿斯瓦思·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表示:“公众和市场观点的分歧可能是由财富不平等造成的,如果财富和阶层在某种层面是相关的,那么从种族的角度来看就会显得不公平。”

  过去在美国发生的种族骚乱事件,投资者也表现出了类似的漠不关心。比如1965年美国洛杉矶的瓦特暴乱(riots in Watts);1992年的罗德尼·金(Rodney King)案等。尽管它们令人痛心,但它们只是发生在市场外的事件——就像当年超级碗的结果一样无关紧要——未能打消投资者的信念,即未来企业收益的流动以及政治家对公共政策和税收的态度大体上将保持不变。他们一直被证明是正确的。

  股票所有权人口结构的不平衡,与不同种族家庭收入的差异一样,都是美国市场的一个重要事实,而且两者都会加剧彼此影响。根据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数据,在美国,黑人和西班牙裔家庭拥有股票的比率约为白人家庭的一半。央行工作人员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资产所有权的趋势进一步加剧了财富不平等,而罗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的分析则表明,不同的资产持有量加剧了已经相当大的种族财富差距。

  美联储的数据显示,2016年约有52%的美国家庭持有股票,而盖洛普(Gallup)今年的调查显示,这一比例为55%。根据央行发布的分析报告,按种族构成划分,31%的黑人家庭和28%的西班牙裔家庭直接或间接持有股票。而在白人家庭中,这一比例为61%。

  “我们没有多代人累积的财富,”最大的黑人投资公司之一Ariel Investments的创始人约翰·罗杰斯(John W. Rogers Jr.)说。“因此,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上一辈教我们有关市场的知识,以及如何享受股票市场创造的财富。”

  这种反映收入差距的贫富差距,使财富创造的分化得以扩大,尤其是在后危机时期。在过去十年中,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化回报率接近17%,美国股市价值增加了约25万亿美元。事实上,在牛市期间,美国股市的涨幅超过工资涨幅的程度超过了至少半个世纪以来的任何时期。

  这种不平等现象在2020年尤为明显,在这一年,由于冠状病毒封锁而导致的失业人数不成比例地显示在了美国少数族裔身上;而今年3月下跌逾30%的股市则收复了大部分失地。

  尽管市场对重新开放的乐观情绪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市场的乐观情绪,但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美联储(Fed)的疯狂救市行动,这一直是投资界的一大幸事。

  在这种背景下,美联储106年历史上首位黑人主席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呼吁政策制定者采取行动,为少数族裔和穷人创造更多机会。在接受采访时,博斯蒂克表示,他正在考虑美联储针对黑人失业率的提议。尽管总体失业率从封锁高峰开始下降,但上个月黑人失业率仍在上升。

  据悉,在大衰退之后,在财富分配方面,排名倒数50%的美国人,到2016年,财富缩水了2007年水平的15%,主要原因是住宅房地产价值下降。得益于股票收益,排名前10%的投资者相对安全,是股市上涨的主要受益者。

  与此同时,这对美国黑人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金融危机对黑人家庭的打击尤其严重,并使本世纪头十年在缩小种族财富差距方面取得的微小进展付之东流。总的前景是暗淡的。典型的黑人家庭仍然比80%的白人家庭贫穷。

  罗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今年发表的一篇工作论文称,发现股权分配不均在放大种族财富差距方面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根据分析,在2004年至2019年期间,以股票回购和股息的形式发给白人家庭的股东支付总额为13万亿美元,而同期发给黑人家庭的为1810亿美元,发给西班牙裔家庭的为2120亿美元。

  文章作者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一直在谈论’1%’这个社会财富群体,但我们却没有阐明这个群体是由富裕的白人家庭组成的。”这是反映当今美国政治状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罗杰斯称,美国社会不同族裔在经济机会方面的不平等最终会达到一个沸点。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